揭示中国小说的人文奥秘_新闻频道_中山网

    
揭示中国小说的人文奥秘_新闻频道_中山网 “在中国文学的等级中,讲别人的故事并不是高明的写法,就是到现在,我们也必须承认,最伟大的小说无不带有自传性质.那些伟大的小说,几乎没有一部不是带有作者的自传影子的.” ——谢有顺 伴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,小说作为文学的一个重要载体,无论是在表现形式和内容上,都日益呈现出丰富而多元的特性.一个日新月异的社会需要小说去书写,一个蒸蒸日上的时代需要小说去描画.那么,应该怎样去看待小说、创作出一部小说、进而成为一名小说家?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的《成为小说家》(北岳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),以大道至简的阐释方法,对此作出了独到的解答.全书一开篇,就开门见山只奔主题,从长篇小说讲起.按常理,谈小说无论如何应该先短篇再中篇最后才长篇,这种看似跳跃式的讲述方法,其实蕴含着谢有顺对小说特别是当代小说的理解又有了新的突破.他认为,短篇和中篇小说的辉煌已经过去,现在已进入到一个长篇小说的时代,也只有这一体量巨大的文体才能详尽地书写出新时代的发展全貌.接着,他分门别类地论述了影响小说写作的最核心元素.他认为,短篇小说重在铺设场景,中篇小说则重在设计故事,而长篇小说却重在表现人物命运.创作者只有紧紧抓住这些关键要素,巧妙构思,精心布局,在体量不同的篇幅中,就有可能创作出较为成功的小说作品.在中国古代,诗歌曾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,中国小说由于起步较晚,处于相对的支配地位.它的起源,一是来源于古代的文人笔记,二是发源于说书人的话本,由于它多是讲述别人的故事,很少论及作者的家长里短,所以,这与要直接表达作者情感的诗歌相比,就有些不太符合中国人的传统欣赏习惯了.可到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,随着白话文的兴起,特别是鲁迅在小说创作上的身体力行,以及大量西方小说的翻译引进,从此,小说这一承载丰富的文体便在中国方兴未艾地发展起来.谈到这里,谢有顺特意提到了对长篇小说的评价问题,四大名著中,《红楼梦》缘何居首?因为它更多地融入了作者的内在情感,带有半自传的性质,这与直抒胸臆的诗歌文体相比,在情感脉胳上可谓一脉相承,也非常符合中国人的传统欣赏习惯,作家由此大胆地作出结论“在中国文学的等级中,讲别人的故事并不是高明的写法,就是到现在,我们也必须承认,最伟大的小说无不带有自传性质.那些伟大的小说,几乎没有一部不是带有作者的自传影子的.”当然,论断是否正确,还有待进一步考证,但他新颖独到的见解,至少对于我们如何创作出一部高质量的小说,特别是长篇小说的写作,都是足可借鉴的.《成为小说家》以一个评论家的睿智告诉我们,历史是现实最真实的一面镜子,但它未必能还原所有的细枝末节.这个时候就需要借助小说这一文体,运用艺术化的表达方式,去再现那些生动的一幕幕过往.而成功的长篇小说,不但能参透历史,波澜壮阔地勾勒出一个时代的风起云涌,还能在有意无意中,不着痕迹地融入作家的一些思考和情感,于大开大合中去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,并在表现人物一波三折的命运起伏里,去进一步揭示小说的深刻主旨.一个时代越是多元,内涵越是丰富,越需要通过长篇小说来尽情描绘,从这个意义上说,越是深深地融入了自己的切身体验和现实感受,越是能以长篇小说为蓝本,将时代的风云际会和纷繁精彩刻画得斑斓多姿.每个人未必都能成为小说家,但通过阅读《成为小说家》,能从一个侧面了解到中国小说的前世今生和发展脉胳,并进而领会到中西方文化的兼融与并取.时代呼唤优秀的长篇小说,同样呼唤具有时代精神的文化传人,不忘中华之魂、文明之根,讲好最美的中国故事,那么,人人就是一个个书写华夏文明的“小说家”.